设为极速3分彩收藏本站
     忘记密码
查看: 1828076|回复: 1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老楼子奶奶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9-8-23 10:05:36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老楼子奶奶

她经常用浑浊的目光望着小清河里过往的帆船,一坐就是大半天。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对于她来说,这条流过村边的小清河就是故乡。

深深的皱纹将她那有点浮肿的脸切割成许多碎的不规则小块。她的话已经很少,顶多就是象征性地与来她家这块场院上闲坐的人打个招呼:“吃了吗?”“你走啊?”大多时间她都选择沉默,想不起有什么话要同别人说。
老楼子奶奶家的场院,成为附近几十户人家乘凉和拉呱的一个公开场所。大家可以从各个方向走过来,根本就不认为是来串门,而是很自然地来到这个场所交流。除了礼节性地同老楼子奶奶打个招呼,尔后完全可以忽略她的存在。

老楼子奶奶一天只吃两顿饭,饭也很简单。他的牙早就不行了,硬的东西咬不动。除了玉米糊糊地瓜粥,就是小米、胡萝卜稀饭。有的时候也煮些寡油少盐的青菜叶子吃,大多数时间是在她门前的小缸里捞块咸罗卜或芥菜疙瘩切成碎末就着下饭。
她在别人谈话时几乎从不插言,静静地向远处望去——不是远处的山峦,而是小清河里来来往往的船帆。

家里早就没有了院墙,她也没有能力去修复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到春天,她总是坚持在院墙遗迹外种上一圈蓖麻。或许是因为老人家侍弄得好,再加上四周敞亮、通风,这些蓖麻总是生长得粗壮而又茂盛,像给场院围上了一圈小树,俨然还有个院子的模样。
院子的东南角是残存的一段矮墙,每年春天总是种上一架紫艳艳的扁豆;东南角是两株合抱粗的老枣树。一株高大挺拔,一株弯了腰,几乎搭到大雁姑的房顶上。
大雁姑只有两间东屋,同样也没有院墙。但她却用女儿割来的树枝、秫秸和荆棘等编成了整齐的篱笆墙。她喂的二十几只鸡也没有鸡窝,晚上就散落在院子里的几棵老榆树上。最可怕的是她家里丢了鸡或少了鸡蛋——她会用种种恶毒、难听的语言变着花样来回骂大街!大雁姑另外一件常做的事是骂她的女儿,她常用骂鸡和女儿的方式来发泄心中对生活的不满。
她女儿可不是省油的灯,说话办事就像个野小子,有时也和她妈对着骂。
老楼子奶奶场院的正南方有两尊古朴、威武的石狮子,一尊靠近东侧的断墙,一尊靠近西侧的大枣树。听说这两尊石狮子中间稍往北的地方就是当年那座远近闻名的二层精致“大门楼子”。
如果有人盘问“大门楼子”的故事,她也会描绘几句它当初的样子——
“其实就是一座好看些的大门楼子,附近别人家没有这个,它也就显得稀罕。我也不知道它是啥时候建的,二层上俺也没上去过几回,平日里盛放些芝麻、绿豆、谷子之类的粮食。”说到这些,她的语调也明显有些改变,老眼中似乎闪耀着淡淡的一丝光亮,放佛陷入温馨的回忆之中。
她的故事,来场院上玩的大伙也都或多或少地听说过一些,老楼子奶奶对那些往事也从来不掩饰。从众人的介绍和她自己平日里那些断断续续的言谈中,也可以了解到一个大概的样子。
老楼子奶奶出生在晚清的光绪年间,老家大概在鲁西南的一个偏远乡村。她小的时候,家里孩子多。在她三、四岁的时候,家乡又遭了水灾。没有吃的,为了活命,父亲只好把她卖给了一个人贩子。她的童年是在不停地被贩卖中度过的。后来,也当过丫鬟,也当过童养媳。在她十六七岁的时候,才被贩卖到我们这个村庄,当上一位五十多岁男人的媳妇,这是她记忆中的第七次被贩卖。
她的男人比她大近四十岁,原配病故后,娶她来做填房。她男人的大老婆一直没有生育,买个小媳妇来,是想让她生养几个孩子。她还清楚地记得:刚来的时候,就是从小清河里被人贩子用黑布蒙上眼乘船来的。
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没有故乡和亲人,那时她根本不敢有什么奢望,只要能吃饱饭、不爱打就谢天谢地了。
她被卖到北孟家庄后,大男人对她挺好,吃穿都难为不着,也用不着她下地干活。因为是买来的媳妇,和男人年龄相差又很大,起初,男人怕她不真心实意地跟他过日子,不敢让她单独出门,也不给她钱花。说白了,害怕她瞅机会逃跑!
“我能往哪里跑?我被贩卖了七个主儿,连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家里人姓什么、叫什么也不清楚。”她黯然地低下头去,停顿了一下会儿,又抬头说:“可老头子就是小心,尽管他也挺疼我,别的都行,就是不让我出门、从来不让我拿着钱!”
“我刚来的时候,别人都说老头子攒的有钱——说他打小就在济南干银号。可我从来都没见过他的钱在哪里。只是日子过得宽裕些,房子也算不错。不过,俺也挺知足,打小受苦,跟了老头子好像一下子掉进福窝里。”说到这里,她脸上闪过一种难以察觉的幸福和满足。
“我来了不到二年,刚生下俺闺女还不满月,老头子就被土匪绑了票!”她用磨得铮亮的枣木树枝拐杖指了指小清河方向,说:“那时候断不了闹土匪,土匪是晚上从小清河里坐船来的。翻墙爬进院子,踹开屋门把他绑走。让我去送300块现大洋,到船上去赎人。”“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给土匪送的信儿,引了土匪来?”

我是被人贩子卖过来的,不知道老头子的钱放在哪里——兴许就没有钱,哄着我跟他?老头子这边家里又是几代单传,也没有近人。再说,咱这穷乡僻壤都不富裕,我上哪里借钱去?谁又敢把钱借给我?到了赎人的时候,拿不出钱来,土匪就撕了票,把老头子弄死扔进小清河里,吓得我抱着孩子藏到别人家里。这还不算完。土匪得不到钱,他们恼得又回来烧房子,东西厢房和大门楼子都烧光了,只剩下这几间北屋,和大门口那两个大石狮子。(这几间高大的北屋,原本是小青瓦顶子,年深日久破损的地方邻居们帮她又缀上了草。)
“哎!谁让俺的命苦?打小就落在人贩子手里,好歹卖给老头子成了家,原想能过几年安生日子,可不到二十又守了寡。”老楼子奶奶一讲到这些事,就会掀起她那说白不白、说蓝不蓝的衣襟去擦拭眼角的泪。每到这时,旁边的妇女们都会劝她:“你老人家快别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说起来伤心。这不都过去了吗?您都活到八十七八了,这么长寿也是福气。
“福气?老天爷爷怎么还不把我收了去?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受这罪!”
她的丈夫在村里本来就是大辈儿,她又比她的丈夫小四十多岁,这样一来,在村里她的辈分要比同龄人大两辈,周围的大人孩子都得喊她“老奶奶”。不知从谁开始,又叫她“楼子家的老奶奶”,大伙背后都叫她“老楼子奶奶”。

  

2#
发表于 2019-8-23 10:35:43 |只看该作者
先给各位老朋友问好!好久没来了。

3#
发表于 2019-8-25 15:09:46 |只看该作者
极速3分彩推荐。

4#
发表于 2019-8-26 08:09:13 |只看该作者
谢谢方老师,祝贺你获奖!

5#
发表于 2019-9-1 21:00:07 |只看该作者
喜雨堂 发表于 2019-8-26 08:09
谢谢方老师,祝贺你获奖!

6#
发表于 2019-9-2 15:13:28 |只看该作者
老楼子奶奶像文笔一样朴实。

7#
发表于 2019-9-2 15:40:01 |只看该作者
普通人的普通事,很有味道。

8#
发表于 2019-9-2 16:54:42 |只看该作者
乡村,老人,珍贵的记忆。

9#
发表于 2019-9-3 14:30:34 |只看该作者
小清河就是故乡,心灵的故乡。

10#
发表于 2019-9-4 14:46:03 |只看该作者
谁不说咱家乡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河北11选5走势图 海鸥娱乐系统 澳洲幸运8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159彩票 幸运赛车 三分时时彩 东方彩票 极速快乐8